页面

2012年9月26日星期三

110218 中国社会科学报 宋斌:科学为何兴起于西方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1/0220/11/363711_94510771.shtml
科学为何兴起于西方
2011年02月18日 09:25:03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

    当我们站在文化比较的立场上问"科学为何兴起于西方"时,这里的"科学"是指发轫于近代欧洲、以对自然的数学化与"动力因"因果解释为概念框架的数理化自 然科学。

    古希腊是近代科学之源

    与任何"非科学"的自然学说相比,科学的特性是将对自然的言说塑造为一种拥有普遍有效的对话逻辑,可以在某一"科学共同体"之内相互学习、彼此批判,并让 这个共同体朝着共同的目标开展渐进式累积性事业的"公共言说"。在"公共言说"中,每一参与者都具有自由思想、自由表达的权利,并且,他也须在清 晰论证自己观点的基础上,接受来自共同体内其他成员的批判,借此,对自然的认识才会逐渐接近真理。

    劳埃德在《早期希腊科学》中认为,古希腊自然学说中所表现出的"自然的发现"与"批判理性传统的诞生",使得古希腊可以当之无愧地算作近代科学的起源。实 际上这两个因素是相辅相成的。正是"批判理性"所塑造的科学言说之"公共性质",才使得自然最终从神话、巫术、万物有灵论等"神秘"言说中摆脱出 来,成为独立的领域。"公共言说"的诸般特点成为探索科学的古希腊起源的重要线索。

    古希腊语语法严谨而变化丰富。在城邦民主政体中,人们尽可以就公共问题自由表达思想,并因之意识到与公共秩序之营造紧密相关的"对话伦理"问题。奴隶制度 也提供了经济保障,一个摆脱了烦琐的体力劳作,单单以智识活动为业,"为了知识而知识"的知识精英阶层得以出现。此外,古希腊人之所以努力寻找一 套理性的Logos("逻各斯")建构程序,与古希腊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商业文明的总体格调是分不开的。古希腊地处地中海北岸,北邻游牧蛮族,东部 与南部是历史久远的阿拉伯文明和埃及文明。在这个多文明交汇、多人种混杂之地,喜欢思考、热爱自由且多以商业为业的古希腊人,尤其会感受到人类 "意见"的偏差,以及由此导致的理智上的不健全对于个人自由的辖制。因此,古希腊人才孜孜以求"知识",让不断接近真理成为知识共同体的"公共事 业"。

    然而,仅仅考虑古希腊因素来解释科学在西方的起源是不充足的。希腊人的自然学说尽管可以依照逻辑彼此批判,但它们仍然过于思辨,对实验重视不足;"为了知 识而知识"的精英态度也让希腊诸贤对"技术"多有鄙夷,他们的知识多为对自然秩序之"沉思",鲜有转化为技术成果之效用。要全面理解科学在西方脱 胎换骨之蜕变过程,还必须考虑中世纪基督教文明对欧洲的长期影响。

    希腊文化与基督教共同孕育新科学

    在漫长的中世纪,亚里士多德自然哲学与基督教义结合,成为统治欧洲千余年的宇宙论"意蒂牢结";如何在反对亚里士多德主义的基础上维护发展新科学,是伽利 略、笛卡尔等近代科学先行者的重要任务。这让人觉得基督教与科学是冲突的。然而我们必须认识到,如果科学研究需要某种"形而上学"世界观作为基 础,那么《圣经》文本并没有明确规定何种自然学说是唯一可与基督教义相融贯的具体科学,《圣经》教义及其所蕴涵的基督教自然秩序观,更多地应当算 作具体科学得以展开的"形而上学"前提,它可以在不同历史际遇、不同观念背景之下容纳在自由学者思想内部所发生的自然学说范式的转变。由此,我们 也就不难理解霍伊卡在《宗教与现代科学的兴起》中的如下观点:是希腊文化与《圣经》宗教的相遇共同孕育了新的科学。

    从《圣经》启示所获得的基督教自然秩序观认为:自然是拥有完美理智的上帝设计、创造及维系的结果,因此自然是稳定、客观而有秩序的,具有内在的和谐与普遍 齐一的法则,这相当于强化了古希腊人所发现的独立自足的"自然"概念。而由于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并且,上帝又赋予人"管理"宇宙万物的 权利与义务,因此,自然的秩序是能够被人的理智所认识的,人也可以依照这种认识发展技术,获得尘世的利益。这提高了"技术改造"在智识探索中的位 置。自然及其秩序的被创造,又同时是上帝完全的意志自由的体现,因此,自然尽管具有秩序,但现存秩序却是上帝众多候选可能性中的一种,它从本质上 说是偶然的,并不能由人类单纯凭借理智先天地推测与认知,人类对自然的理性认知也必须从尊重既定事实的"经验态度"开始。这是对希腊科学重思辨、 轻实验的精神状况的重要弥补。

    在这样的观念准备之下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近代科学的先行者们总是将自己的工作定位在基督教的宗教大背景之下,表明自身的科学探索与宗教信仰之间的密切关 联;为什么即使在基督教神职团体内部,在旧的亚里士多德自然哲学变得不尽如人意的情况下,也存在着渴慕新知识的神父、修士们,他们会站在维护宗教 正统的角度上践行及推广新科学。

    正是在古希腊理性精神与基督教宗教情怀的双重熏陶之下,自从12世纪查理曼大帝以巴黎为中心"养士纳贤"、创建大学开始,学者们便拥有了一个专门的学术机 构得以集中而自由地推进自然研究。由此,经过二三百年的积累酝酿,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得以发表,"近代科学革命"也由此启动。

    (作者:宋斌 单位:南开大学哲学系)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 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