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9月25日星期二

120924 《财经》杂志证实官方与黑道中介组庞大活体器官贩卖网络

http://panchinese.blogspot.nl/2012/09/blog-post_5942.html
2012年9月24日 星期一
中国媒体证实官方与黑道中介组庞大活体器官贩卖网络

军方304医院、山东地方法院以及黑市器官中介商紧密联手 伪造死刑及亲属器官捐赠书

中国大陆媒体《财经》杂志近日曝光中国首宗公开的非法买卖活体器官案,涉及51 颗活体肾脏,8颗死刑犯器官,被告包括法院人员,解放军医院医生等,同时通过伪造移植医院所需"死刑犯判决书"、"死刑犯器官捐赠志愿书"、"亲属之间捐 赠志愿书"文件。此被中国政府公开的活摘器官案件证实了:大纪元六年来一直报导的中国存在从军方医院、政法委法院、监狱系统、器官中介商、黑道帮 会密集联 手形成的大陆器官产业链的黑幕。(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2年09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静综合报导)近日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接受媒体专访时称"中国35%的器官移植使用亲人间的 活体器官",不过官方公布的活摘器官移植者是否真是"亲属关系"——魔鬼细节就在其中。

中国官方近日公布的最大宗活摘器官案中,承认器官中介罪犯伪造"死刑犯判决书"、"死刑犯器官捐赠志愿书"、"亲属关系器官捐赠志愿书"来活摘器 官——魔鬼细节就在其中

中国《财经》杂志9月10日在题为《非法买卖51颗肾脏背后:器官由三甲医院洗白》的文章中,详细披露了一个叫郑伟的肾脏器官中介贩卖器官的黑 幕,此文被中国新浪网、法新社等媒体广泛转载。

《财经》杂志文章透露,被中国公安起诉的案卷中称郑伟贩卖的活摘器官的相关"死刑犯器官捐赠文件"、"亲属之间活体器官捐赠文件"都是伪造的。

这些伪造文件一点都没能影响到北京这家正规医院将这些非法获取的活摘器官移植到器官受体者身上。接受郑伟提供非法肾脏的医院,《财经》杂志报导只 说是坐落在北京西三环外的三甲军医院。记者在百度上查到,其中涉嫌作案的医生在解放军304医院和301医院工作。

此 外,2012年8月4日新华社报导说,大陆公安在打击非法器官买卖过程中,在北京、河北、安徽、山东、河南、陕西等18个省市,共打掉出卖人体器官黑中介 团伙28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37名。不过新华社没有报导这些犯罪团伙将多少原本毫无亲属关系的人,假冒伪造成具有捐献资格的亲属,从而进行活体 器官捐 赠。

中国首宗公开的非法活体器官案 移植产业链黑幕曝光

中国《财经》报导说,这是大陆最大一宗被公开起诉的非 法买卖人体器官案遭曝光,其中涉及51颗活体肾脏,金额逾1000万元,有16名被告,包括组织者、中介、掮客和医护人员,他们在全国卖肾网络的基础上, 在"四级"专业团队的操作下,通过一家有资质的三甲医院,将"黑市"器官"洗白"。

报导称,这51颗活体肾脏尚不包括8颗来自死刑犯的肾脏。也就是说,这起案件涉及51颗活体肾脏,还有8颗来自死刑犯的器官被买卖。根据案卷,在 法院工作人员的安排下,通过伪造"死刑判决书"和伪造"捐献证明",这51颗肾脏被顺利植入有需要的患者体内。

2012年2月底,因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郑伟及他的15名手下被海淀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因被告人患病就医等原因,此案延期至今,尚未开庭。

郑 伟团伙的51颗活体肾脏和8颗死刑犯肾脏,都流向了北京一家有肾脏移植资质的三甲医院。通过与这家医院泌尿科主任合作,他对外宣称是这家医院的工作人员, 并以该院的名义聘用医护人员。其提供的肾脏也进入中国器官移植手术的正式记录,而不像他的大多数同行那样只能私自手术。

郑伟向警方供述,以互联网为主要载体,一个全国性的肾源中介网络已经成熟,共享资源,互相配合,甚至能相互"扎货"。医护人员、器官受让人以及供 主、黑中介之间形成了一个非常严密的利益共同体。


中国《财经》杂志近日曝光一宗非法买卖人体器官案,涉及51颗活体肾脏,8颗死刑犯器官,被告包括法院人员,解放军医院医生等16人。(网络截 图)

死刑犯器官摘取——与山东法院合作

报导说,郑伟曾经找到一家山东法院购买死刑犯肾脏,山东法院工作人员刘军给他提供了8个死刑犯肾脏。

郑伟最初在QQ上认识了将其带入这个行当的"师傅"赵义。赵义将自己在广州一带做肾脏买卖的经验传授给了郑伟。郑伟问赵义,能不能找到死刑犯的肾 脏。对方回答可以,但要遵守"行规"。
通 过赵义,郑伟搭上了山东一地方法院工作人员刘军这条线。依据行规,他不能问刘军任何问题。赵义是为数不多能接触到死刑犯器官这样重要资源的中介。若索取器 官的中介再多违背"行规"问山东法院工作人员刘军相关器官来源者的资料,那这些器官中介就再也不会接到执法机构刘军的电话了,器官中介商就再也无 法买到活 体器官。


此案涉及一家山东法院出卖死刑犯肾脏的黑幕。山东法院工作人员刘军提供死刑犯肾脏。(网络截图)

不止郑伟等肾脏 还有肝脏、角膜等掮客一并等"死刑"

2010年5月至6月间,赵义发来短信,将犯人的配型告知郑伟。郑伟根据配型,安排好受体。配型主要包含几项内容:血型、群体反应性抗体水平、人 类白细胞抗原以及氨基酸残基配型。十多天后,赵义通知郑伟带上钱,去山东省一家地方法院。

在死刑执行当天,法院工作人员刘军用工作证将郑伟带至后院,等待犯人被注射执行死刑。在这里等待的,不止郑伟一人。因为死刑犯的器官除了肾脏,还 有肝脏、角膜等都会被取出来。与之对应的掮客,同郑伟一并等着。

郑伟将钱交给刘军后,会有人拿肾脏出来。"没有任何手续,连被处决犯人的个人情况都不能问。问了,刘军就不会再打电话过来。"被捕后,郑伟对警方 回忆。案卷材料中并未披露刘军的具体职务以及对其的处理。

器官中介郑伟伪造"死刑犯判决书"和"亲属之间捐献志愿书"

从 中国官方公布的活摘器官案资料显示,不法获得的59颗活体器官中,移植医院所需"死刑犯判决书"、"死刑犯器官捐赠志愿书"、"亲属之间捐赠志愿书"都是 伪造文件。换句话说,这些活体器官不来自死刑犯、亲属之间,那是谁提供了这些活体器官?这些事先已做好组织配型的活体器官提供者被关押在何处?

中 国《财经》杂志报导中显示,器官中介犯郑伟先后买到了四具死刑犯尸体上的8颗肾脏,共支付给工作人员73万元,平均每颗肾脏9万余元。而他做活体的买卖, 仅需支付给那些供体不到3万元,加上食宿、摘取等费用,也比9万元低。而且法院也没有给他文件,拿回死刑犯的肾脏后,郑伟同样需伪造"死刑判决 书"和伪造 "死刑犯捐献志愿书",以便医院安排手术。

于是,从那以后,郑伟更愿意直接从网络上寻找那些想靠卖肾挣钱的年轻人,然后"编造假的死刑犯判决书"、"器官捐赠志愿书"、"亲属活体器官捐赠 志愿书",不过,接受他提供肾脏的那家三甲军队医院从来没有朝他要这些法律要求的文件。

活体肾脏移植--与军队304医院合作

《财经》杂志的报导并介绍了与军队医院合作进行活体肾脏摘取到移植的产业黑链。

报导称,三年前,郑伟陪同患有肾病的亲戚来到位于北京西三环外的上述三甲军医院看病,由此结识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叶林阳。而此时的叶林阳,正为科室 的任务量而苦恼。他对郑伟提及,自己每年有1000多万元的任务量,恐怕完成不了。


中国《财经》杂志近日曝光一宗非法买卖人体器官案,涉及解放军304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兼解放军301医院主任医生叶林阳。(网络截图)

报导未提及"三甲军医院"是北京哪个医院,大纪元记者在网上搜索"叶林阳"查到,百度百科介绍,"叶林阳,解放军304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兼解放军 301医院主任医生。

"叶林阳医生的专业特长:主要以前列腺疾病、膀胱疾病,器官移植(肾脏移植)为主,精通其他普通泌尿系疾病,能够处理和解决各种复杂疑难泌尿外科 手术及疾病的诊断。"


百度百科介绍,"叶林阳,解放军304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兼解放军301医院主任医生"。(网络截图)

《财 经》报导说,今年58岁的叶林阳是一位肾脏移植专家。据医院官方介绍,其参与肾移植工作至今约28年,共完成肾脏异体移植手术500余例,亲属供肾约12 例,带教下级医生数十名,帮助外单位开展肾移植四家,培养了一批器官移植的骨干。1994年,由叶林阳主政的该院泌尿外科被评为重点泌尿外科诊疗 中心。此 后,该院获得了卫生部的肾脏移植手术资质。

截至目前,经卫生部门批准,全国一共有164家医院具备器官移植手术资质。

郑伟告 诉叶林阳,自己可以提供帮助,有办法买到全国各地死刑犯肾脏。其实,当时郑伟并没有把握能找到死刑犯的肾脏。之前,他做过肾脏买卖的居间介绍——联系需要 肾脏的患者,找到愿意卖肾的供体,给二者搭桥并安排见面。但他不介入手术环节,手术由供受体双方自己解决。在这种情况下,他每次最多能获得1万元 中介费, 而且成功率不高。

二人随后达成合作的默契,叶林阳对外将郑伟介绍为医院工作人员。得到叶林阳的承诺后,郑伟开始自己组织人马摘取——活人肾脏,冒充死刑犯肾脏或亲 属间自愿捐赠的"合法"器官。

器官中介商郑伟自设"黑医院"摘取器官

报导称,30多岁的郑伟的"企业"是一家设在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山庄的"黑医院"。三年时间内,这个团队的组织者郑伟从人体器官掮客成长为操盘手。

此后,郑伟对外宣称是三甲军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工作人员。在招募医护人员、寻找客户等过程中,这一身份给他带来许多便利。

2010年过年,他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安徽省萧县杨楼镇卫生院医生周鹏。郑伟提出在萧县医院做肾切除手术,但周鹏没有同意。

不过二人逐步成为合作伙伴,周鹏在郑伟的授意下,出面承租了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火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手术室,并为郑伟找来了负责外科手术的医生 赵健、杨国忠,负责麻醉的医生赵辉。

这些都是徐州当地的医生,比如赵健来自徐州市妇幼保健医院。按2000年中组部、人事部和卫生部联合下发的《关于深化卫生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的 实施意见》,医生可以在不同医疗机构之间兼职。

郑 伟称自己"所在"的医院需要和徐州方面搞技术合作,建立一个透析中心并进行肾脏移植手术。根据警方笔录,赵健等人觉得论技术、资历,自己只是小地方的医院 大夫,这项合作令人生疑。但面对丰厚报酬,他们都没再追问下去。在医院他们的工资只有数千元,而为郑伟工作,每台手术郑伟都会给他们大约5000 元的酬 劳,这极有诱惑力。

在郑伟被捕后,周鹏投案自首。北京海淀检方事后的统计表明,从2010年3月至2010年6月间,在郑伟的组织下,周鹏、赵健等人在铜山区火花社 区卫生服务中心,一共手术摘取了20余颗活体肾脏运往北京出售给尿毒症患者。

军方304医院移植医生叶林阳从不核对"死刑判决书和捐献证明"

这些肾脏运到北京后,由军方304医院(兼任301医院)移植医生叶林阳指派的医生取走。按《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规定,对于尸体器官,需要本人生 前或者家属的书面捐献证明,这一规定也涵盖了死刑犯。然而,医院显然没有监管。

郑伟交给对方的都是自己伪造的"死刑犯判决书"、"器官捐赠志愿书"、"亲属活体器官捐赠志愿书"。他觉得"叶林阳从来不会核对这些",事实上, 这些虚假的文件也从未成为完成器官移植的障碍。

这些肾脏的供体,一部份由郑伟自己招募,另一部份则是其他中介转手给郑伟。他在徐州还租了房子,作为供体术前住所和术后疗养场所。

郑伟后来向警方回忆,当时叶林阳对肾脏来源并不关心,他只是对郑说,"你注意点,千万不要给医院找麻烦。"

全国卖肾庞大网络 器官中介贩子郑伟的"四个团队"

这些活体供体来自哪里?报导称,通过QQ群,郑伟和全国各地的同行,尤其是那些养供体的中介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以备不时之需。

据 他交代,其合作伙伴包括在河北保定、廊坊地区活动的20多岁的小刘。小刘2007年曾自己卖肾,最多时他手下有100多供体;山东济南30多岁的小陈,在 济南市九零医院附近养供体;河南郑州近50岁的老李,2007年左右曾卖肾,其养供体的规模和郑伟差不多大;此外,还有重庆虹桥医院附近的大刘、 南京的小 王、在广州做港澳台生意的老赵和大宝。

这些人以QQ群为主要平台而构建的网络黑市,大大降低了非法买卖人体器官的犯罪成本。郑伟将肾源中介分一类、二类和三类。一类能独立组织肾脏移植 手术,二类是专门养供体管理供体的,三类是帮助二类找供体、受体跑跑腿儿。

郑伟所组建的16人团队可分为四级,分别负责接洽受体、管理供体和后勤服务,剩下的就是杨国忠、赵健这样的医护人员。

第一个团队相当于"销售",负责接触客户也就是急需肾脏的尿毒症患者。这个团队由郑伟直辖,有赵辉、李晓铭、周倩等销售员。根据郑伟定下的规章, 买肾的尿毒症患者要支付的价钱,最低是21万元。多余部份,归赵辉等"销售人员"提成。

管理供体的则以"老翟"翟德超为首,手下有"华子""青春"等人。

后勤部份,王英负责财务,苏振华负责买供体的火车票,王伟是司机,还负责处理医疗垃圾。

医护人员则是专业团队,包括杨国忠、赵健和支有光等人,其中由杨国忠和赵健主导。

2010年12月9日,就在被捕的前一天,郑伟的"黑医院"还做了六台手术。

冰山一角 18个省人体器官买卖涉嫌137人

报 导称,郑伟案只是近年来公安部门严打器官"黑市"的案例之一。今年7月公安部开展专项治理,在全国进行集中统一的拉网式打击。据新华社8月4日报导,北 京、河北、安徽、山东、河南、陕西等18个省市公安机关共打掉组织出卖人体器官黑中介团伙28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37名。

官方承认器官摘取:从死刑犯到活体

日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接受媒体专访,称卫生部统计数字显示,至2009年年底,65%的器官移植是从死亡者遗体中获取,其惟一来源是死 囚。另有35%的移植使用活体器官。

财新《新世纪》杂志9月17日报导,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接受专访称,中国的器官移植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起步,到现在每年大约有1万人次接受 器官移植手术。

2005年7月,黄洁夫首次承认,器官移植手术所需的器官高达95%来自被处决的死刑犯。但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声 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之后官方也多次否认。

直到2009年8月26日的《中国日报》首次公开承认,大部份器官来自死刑犯。国际社会解读为,这是北京政府在盗用死刑犯器官上的正式表态,从此 后,中共再没有就死刑犯是主要供体进行过否认或反驳,这成为在各种场合的标准说法。

分析认为,随着国际上对中共大范围摘取死刑犯器官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质疑声越来越大,官方所采取的"退一步"的掩盖政策。

王立军事件爆发 国际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今年2月王立军出逃美国领馆,引发中共高层的丑闻曝光。目前,涉案的薄谷开来被判死缓,王立军被成都法院公审,被诉"四宗罪",被判15年刑,薄 熙来也难逃罪责。至今官方以"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的罪名审理王、谷。

大纪元报导,王立军、薄熙来、谷开来及被谋杀的英国商人海伍德等,都深深地卷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这才是此案的核心,引起国际强烈关 注。

今年5月,美国国务院发表各国人权报告,首次明确提到中共强制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7月,法轮功反迫害13周年,美国政要在集会发言中纷纷 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9月12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举办联合听证会,题目是"中共强制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器官"。

9月17、18日,联合国人权大会、国际组织举办一系列会议,专家们以大量事实证明活摘器官的广泛存在,并一致呼吁联合国和国际社会,调查及共同 制止中共的反人类暴行。

虽然在薄谷开来、王立军案中官方都未提及这一惊天黑幕,大陆媒体也"禁忌"报导。但值得注意的是,大陆媒体近期也在披露,法院开始审理一些"非法 买卖器官"案,包括以上的买卖51颗活体肾脏案。

广东首宗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开庭 中共"财富"变被告

8月31日,广东首宗涉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在东莞开庭,大陆媒体报导,周某章在该案中系主刀医生,负责移植手术和手术指导,另外还有7名被告。 该案将择日宣判。然而,媒体的报导语焉不详。

大纪元记者通过一名被告辩护律师了解到,周某章全名叫周凯章,原是广州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前身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肾移植专科主任,是第一被 告。

公开资料显示,周凯章是国内第一批器官移植专家,专职从事心、肺、肝、肾、胰等生命大器官移植近20年,尤其是临床肾移植一千多例。

2006年6月20日,追查国际(CIPFG)发布的《关于第二批追查取证对象的公告——追查取证涉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国大陆医院》,周凯章及 其执业的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名列其中。

2012年2月《财经》杂志曾发表一篇题为 《198医院被曝为黑市手术提供场所》报导称,湖南郴州警方2010年曾破获一个卖肾中介窝点,并抓获两名中介人。

中国官方首次承认"有大批等待被强迫活体摘除器官的活体供应者"

根据报导提供的资料,大纪元获悉,此案件的主刀医生就是周凯章。但警方查处该案时,有关方面批示:"这样的医生是需要国家保护的财富。"最后周凯 章"平安无事"。

不过,在最近开庭审理的东莞出卖人体器官案,公诉机关起诉的只是2011年10月后发生的案件,不涉及前面的事。周凯章由昔日的中共"财富"一下 变成被告,显然与目前"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国际曝光有关。

8月4日,中共公安部宣称破获一起全国性的出卖人体器官组织案,"救出"了127名活体器官提供者,这是中国官方公开承认了中国确实有"活体器 官"移植市场及"有大批等待被强迫活体摘除器官的活体供应者"。

巨大压力下 中共是想抛出一小部份人来抵罪

2006年3月,大纪元首次曝光,一位女士安妮(化名)以"生命作证",她的丈夫曾亲自操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她不堪忍受心理压力而逃亡海 外。一位沈阳老军医作证,全国约36处关押法轮功的军方集中营,为"活摘器官"所用......

从 此揭开中国正发生着的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发起调查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内幕称:在2000年到2005年的六年间,中国境内进行了6万个器官移植手术,其中41,500个移植手 术,器官来源无法解释。

该报告中,有52种证据证明,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活体摘取,用于移植手术。

时评员齐铭认为,在国际上,这一惨无人道的恶行被越来越多的国际高层官员指责。这使中共难以抵赖。

他说,现在中国政府曝光案件人数根本无法解释近年中国人体器官移植的总量,背后还有更庞大的操作黑手。这次官方媒体的报导首次提到"活体器官", 好比是被迫自扯一块遮羞布,只为了保住更大的一片丑陋。

他说,中共官方做法很明显,是想抛出一小部份人来抵罪,来回应国际社会的压力,同时还在自己贴金,以说明当局不但不是犯罪者,反而是犯罪制止者。

但从数量和规模上来看,民间的数字是远远不能解释中国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器官移植业的疯狂增长的现象。许多像心脏移植这样的供体是一定会死亡,但中 国有些医院却能在2周内找到供体,这样的状况只有在国家政权的运作下才可能实现,任何个案、个别机构是无法解释。

齐铭认为,事实上中共想从这件事情当中解脱出来而不伤筋骨已是不可能,时间是有限,一旦过了时机,到被迫扯下最后遮羞布的时候,中共高层难免都要 背上这个黑锅。

中国器官移植大热同步法轮功学员器官被"全国批发"

1999 年7月,江泽民发起镇压法轮功后,法轮功学员不断去北京上访。明慧网报导,一位法轮功学员曾回忆2001年初在北京看守所,一些不愿连累亲友、不报姓名的 法轮功学员被转移到东北: "每隔两天凌晨就送走一批,都是用大客车装的。后来警察也不瞒了,也是说都往东北送。"

加拿大两位调查员报告中曾举一例:在他们的调查员与广西民族医院医生庐国平对话的电话录音中,卢国平多次亲口承认移植的供体来自法轮功学员。他 说,"有些是法轮功,有些是家属捐献的。"

卢国平还向调查员推荐自己在广州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自己的同学缪医生。卢在录音中承认,器官的来源是全国范围的,卢还透露了交易的细节,即"要 熟路子"、"打通各种关节"、"贿赂司法部门"才能拿到"批发价"。

他并交待了广州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能拿到器官的原因:"因为他牌子大嘛,因为他是以整个学校的名义跟司法系统接触嘛。""全国都有他们的 点,……他们是专门有一批人马专门在外面跑的。""国内好多(基本上)医院都能够做,……"

卢国平在电话录音中还说,"如果你想快的话,我建议你上广州去,他们那儿器官很容易拿。他们在全国范围内都可以找,他们在做肝移植的时候就顺便就 帮你拿肾了,所以他们拿器官是很容易的。"他并承认以前做过这类移植手术。

卢国平还承认:移植手术前,医生亲自挑选要被摘取器官的法轮功学员。虽然卢在之后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否认。不过,他留下的"声音证据"却是永远抹 不掉了。

与中共迫害法轮功同步的是,中国"器官移植"行业发展迅速,仅在天津的东方器官移植,《南方周末》曾报导,"急剧膨胀的业务,让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获得巨额营收。仅肝移植一项,一年即可为中心带来至少1亿元的收入。"该中心几年就成为亚洲规模最大的器官综合立体移植中心。

(责任编辑:王惠芳)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 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