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1月16日星期三

Re: 111113-姑娘很生气现身四月网砸场司马南讲座

北美中国新闻
姑娘生氣「砸場」司馬南詆譭艾未未陳光誠: 11月13日下午,中國公眾人物司馬南參加"四月青年大講堂"的主題演講活動,在現場提問環節,網名為"姑娘很生氣"的女網友,駁斥司馬南對藝術家艾未未 和維權律師陳光誠發表的公開評論。專家表...
3小时前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1/16/n3431779.htm%E5%8F%B8%E9%A6%AC%E5%8D%97%E8%A9%86%E8%AD%AD%E8%89%BE%E6%9C%AA%E6%9C%AA%E9%99%B3%E5%85%89%E8%AA%A0-%E5%A7%91%E5%A8%98%E7%94%9F%E6%B0%A3%E3%80%8C%E7%A0%B8%E5%A0%B4%E3%80%8D

司马南诋毁艾未未陈光诚 姑娘生气"砸场"

【大纪元2011年11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程静报导)11月13日下午,中国公众人物司马南参加"四月青年大讲堂"的主题演讲活动, 在现场提问环节,网名为"姑娘很生气"的女网友,驳斥司马南对艺术家艾未未和维权律师陈光诚发表的公开评论。专家表示,司马南一直在砸别人场子, 他披着文人外衣,攻击不能自由发声的被迫害者,毫无道德底线。

女网友直指司马南"胡说八道"

德国之声15日报导,11月13日下午,四月网的"四月青年大讲堂"举行"文化强则中国强"的主题演讲,主讲嘉宾为司马南。进入到现场提问环节, 一位戴墨镜的女网友直接走到司马南面前,就早前司马南发表的对艾未未和陈光诚的言论提出质疑和驳斥。

随后现场视频发布到网络上,视频显示网名为"姑娘很生气"的这位女网友与司马南发生激烈论战,她认为司马南早前在接受公开采访时,称艾未未"拿外 国人的钱"及认为"陈光诚为外国势力操纵"的说法根本不能成立,女网友情绪激烈,直指司马南"胡说八道"。

司马南以女网友所述事实没有证据、不能代表艾未未和陈光诚为由进行回应。现场亦有另外一位女性网友就陈光诚一事加入论战。后在场工作人员对"挑 战"网友进行了阻止。

网友:司马南扮演"高级五毛"角色

据中国地方媒体《潇湘晨报》随后追踪,这位女网友早前曾在新浪微博上以戏谑方式征集网友,向司马南发出挑战。她表示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此次行动 仅是一个公民所表达的对司马南的愤怒,认为司马南在公共事件的发言混淆是非。而此次行动绝非炒作。

司马南则在其新浪微博上说,认为该网友在公众面前的砸场行为破坏公共秩序。德国之声就此事追踪中国网民反应,有网友认为近年司马南不断在挑战公众 常识,为公权力代言,扮演"高级五毛"角色。

在Twittter微博上,网名为"罪恶档案"的网友公布了司马南的个人资料及近年他在公共事件中的表现,如,在艾未未4月3日被北京警方秘密关 押后,司马南在接受公开视频访谈时,指艾未未"艺术一反华,西方就追捧"。艾未未的母亲高锳曾对此进行驳斥;对陈光诚一事,司马南也在新浪微博 上,指陈光诚在获评《时代周刊》评选出的"影响世界一百人"后,为西方所利用从事维权工作。

吴祚来:司马南一直在砸别人场子

中国文化研究院学者吴祚来告诉德国之声,虽然对"砸场"方式并不十分赞同,但认为司马南应该有勇气直面并且思考网友为何对他发起挑战:"司马南应 该有勇气接受一些挑战,你不能总在一个圈子内自娱自乐地吟唱,应该直面回答'姑娘很生气'的问题。"

他认为,司马南在公共领域的表现和超越基本常识的表达,实为个人利益下的选择:"我感觉他很多时候,内心很清楚,普世价值是有的,但他故意从另外 的角度来进行反驳,甚至很离谱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他可能是为了塑造自己在某个领域的形象,像他这样'登峰造极'的人是非常少的,这样他在一个领域 博取一个缺位或得到某一方面的认同,以此获得自己的个人利益。他是有自己利益追求的人,如果按照学理或常规来做,他在学术和公共知识方面是没有发 言权的,他怎样获得发言权呢,就是他一直在砸别人的场子,在违反一般逻辑和常识的情况下发言,挑战社会的常识底线。"

司马南披文人外衣攻击 毫无道德底线

海外政论家文昭则表示,"要让我说,司马南就是中国当今社会一个妖孽!他就是披了一个文人的外衣,但是毫无道德、无良知、无底线,就这么一个东 西。"

文昭表示,因为中国现在是一个末世、乱世,所以这种跳梁小丑能够走到前台。司马南一些言论,比方说,陈光诚是从美国回来后,就成了一些想唯恐中国 不乱的组织利用的棋子,还有艾未未是拿着外国的钱搞政治,不明不白。他所说的这些话,从来没有给公众讲明白依据是什么,有什么事实根据,他都是把 自己的臆想当成事实去灌输给普通大众。

而且最恶劣的一点是,他的这种攻击行为,完全是在对方没有能力为自己辩解的情况下去说的,当陈光诚已经被软禁,当艾未未已经在国内的正面消息被封 杀后,他出来落井下石。他这么做就是完全是在对方没有办法有一个对等的发声平台的时候,他抛出那些观点,同时是取悦于当局,所以他非常清楚他在什 么时候该去攻击别人,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因为这个时候对他是安全的,同时又能够取悦于中共,所以说这个人是一个极其无良知的一个、这么一个混事 的小丑吧。

司马南有意忽略或歪曲基本事实

文昭表示:"司马南自己的观点谈不上有什么学术价值,他就是这种所谓的审时度势,然后抛出一些他自己臆测当成事实的观点给公众,然后通过这种方式 一步步往上爬。就是在某些特殊时候,他去攻击一些比较知名的人,而他的这些攻击行动是作为当局所需要的舆论声音,他就这么一个东西。

"所以,他说自己有政治判断,但他从来没有告诉公众这个政治判断的依据是什么,他的分析过程是什么,而且有些基本事实也是歪曲的。比方说,陈光诚 被什么外国人、被反华势力利用,但他从来回避,为什么陈光诚作为公民从监狱释放后,仍然没有人身自由?不仅他没有人身自由,甚至别人想见他的自由 都没有。他始终回避这个问题,就是说他不能够对这个问题做出解释。

"还比如,艾未未搞政治。请问艾未未搞什么政治呢?他始终不能回避艾未未之所以得罪当局一个最主要原因,是艾未未去调查川震学生遇难名单。就是有 些很基本的事实,他是有意忽略或者歪曲的,他就把这些扣上别人搞政治的帽子,但是他从来不能够去面对这个事实,他不能做出这个解释。"

文昭认为,"他是一个妖孽,跳出来做为所谓民间声音,在当局特殊需要的时刻,能够发挥这么一个、对当局来说起支持作用,所以,你看他做的事情全部 都是在艾未未、在陈光诚已经失去自由发声,已经被打压、失去那个对等辩论的时候做的。

"他是典型的投机份子,而且是没有任何道义底限,不顾良知,歪曲事实,所以在中国是这样。中国目前由于整个社会环境的腐败,不管学术界,还是传 媒,都没有自我净化的能力,去批判这样的行为,一个行业应该有道德的自律吧,如果像这样败坏的人,他渐渐会被这个行业所边缘化,最后被淘汰,对不 对,但是由于中国没有这样的环境,中国从社会体制层面来讲是腐败的,所以给了这样的人生存机会。你说访民自己,就像访民造反吧,这其实是合理的, 这绝对是合理的。所以我也不觉得砸场子这种方式有什么不对的。"

陈光诚没有发声平台 网友见义勇为

文昭表示:"如果是一个正常社会的话,传媒行业的行业规则,学术界的行业规则,这种人早就该淘汰掉了,因为它不能起到这个作用,但是呢,人们对正 义的要求还是存在的,如果真的行业的规则没办法做到这一点,那我就亲自动手去做吧,就像那个女士砸场,那都是合理的。

"只要符合社会基本的人道和法律,他没说要杀他,没说要把他家里抄了,就说社会已经腐败至此了,这个女孩文化素质不一定很高,她去了之后可能就骂 人了,但是她的动机是要求正义的,因为陈光诚已经没有发声的平台了,她作为一个见义勇为者,她作为一个愿意为陈光诚的行为去告诉社会公众说陈光诚 其实 …,她这种行为是合理的,她就去那个场合,我就跟你针锋相对,我就把这个说出来,这个其实是合理的。"

司马南根本不是什么学者

中国前总理赵紫阳的旧部、法律学者俞梅荪表示,"多少年前我在电视台看到司马南,我就很反感,他的观点我都不赞同。我讨厌司马南有一个很重要起 因,当年社会上有关人体特异功能有二种主要争论的观点,以钱学森为代表的是持赞同观点,觉得是有特异功能,是有神秘现象,只是对人的认识不够,应 该去研究去认识,另一方的观点是以科学为由,不承认人体特异功能,而司马南就是靠批特异功能起家的,他扬言世界上不存在特异功能,神秘现象都是不 可能的。他跟人打赌说:谁在我面前表演特异功能的话,我给他一百万。报纸、电视所有媒体都在说他,他就是靠这个出名。

"我有一个朋友是和尚,他说自己有特异功能,我跟他说怎么不找司马南打赌,他说:'我不屑跟他打赌'。司马南见没有人跟他打赌,几个月后又将钱涨 到一千万。后来有记者采访问他,他压根就没有这个钱。所以这个人品行很坏,空赌。你打赌没有关系,关键你真得拿出这个钱来,哪怕你拿10万元交到 公证处,得有凭证。所以我对他很反感。"

俞梅荪认为,司马南提出的对艾未未和陈光诚的看法完全是大错特错。陈光诚是瞎子,他怎么能扰乱社会秩序?他到美国去又怎么样?跟他后来几年后被当 局关押根本不搭界。胡锦涛一直不断去美国,是不是问题更大?

"什么帝国主义、什么反华势力,这真的是扯蛋。现在就是就事论事,而不是什么背后的什么东西,司马南老是把不存在的背后东西拿来说事,是非常恶劣 的做法,这是转移视线。07年维稳办的人找我谈话,说我被海外敌对势力利用,我告诉对方,你现在打压我,你才是我的敌对势力,那时候胡锦涛正在美 国访问,温家宝正在日本访问,我告诉他们,你们应该去找胡锦涛和温家宝,告诉他们不要让敌对势力利用,而不要跟我说被敌对势力利用。

"司马南是非常荒谬的逻辑,根本不是一个什么学者,完全是一个流氓。我想他自己心里都很明白。现在当局在艾未未、陈光诚事件上非常被动,陷入僵 局,而司马南表现令当局更难堪。"

陈光诚令人肃然起敬

俞梅荪表示:"陈光诚被抓前几个月,我见过他。那时我去找郭飞雄,当时大家都在听陈光诚演讲,陈光诚讲述计划生育这块存在的大量的迫害、有哪些问 题、要怎么去做、做有什么风险等等,陈光诚讲的头头是道,我作为一个所谓的法学人士,觉得他说的非常在理和思路清晰,充满法制精神,依法说事,完 全是一个法律内行在谈计划生育打压的残暴性和严重性,非常可恶和野蛮,我们从来就不清楚那块,当时觉得像天方夜谭,但是陈光诚本人在谈这些事情 时,充满学术和法律精神在里面,使你不得不信。最后结论是:要不要关注那么严重的事情?要做有什么后果?不做危害有多么大。

"我第一次见到他,我以为是哪个大学老师在谈,看到他戴的墨镜,后来才知道他是盲人,而且还是一个农民,使我更加大吃一惊和感动。陈光诚不仅有气 度、风度而且还相当有学问,充满法律的精神,令人肃然起敬。他谈完后,果不然就去做这件事,一路走到现在,令我感到很佩服。他又遭受那么多苦难, 他事先知道的。我真没有想到,他竟然经受了他所说的那些苦难,而且比他所讲的更深的苦难。"



大纪元网友
'司马南之流就是一条看门的狗,叫声可能斯文点,骨子里是什么骗不了人,你看他从来不敢向他的主人吠吠,奴才相,奴才气,为了那根骨头什么道德良 心正义从来不上这个奴才字典!'
大纪元网友
'司马南虚伪无耻,假模假式的自我感觉还良好,靠嘴混饭吃最后只能啃中共丢的骨头,给家人蒙羞给祖宗丢脸的货。'
大纪元网友
'我是普通劳动者,一向反感司的言行,一直想不出用什么词给司马南下定义,"妖孽"这个定义下的非常精准!我庆幸终于有高人给他命名了!司应当记 住这个日子,每年这一天庆祝一下。如今那些中共高官把子女送到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他们这么做是什么?是不是要搞里应外合,颠覆中国?!死马喃对 这么突出的事视而不见,却专门干那些落井下石的卑鄙下流的勾当,很可耻!'
大纪元网友
'把司马南、何祚庥、张召忠、方滨兴、窦文涛、阮次山......等一类放在一起,真是一堆臭鱼烂虾!'
大纪元网友
'如果说为了西方工作能清除祸害中国的共匪,何乐不为,但是并没有这么做,只不过我们所向往的和西方的价值观相符合而已,孙中山当年还借助日本作 为基地,照样是国父,共匪还借助苏联夺取了政权,看来借助什么不是问题,关键是你为了什么,目地才是根本。'
大纪元网友
'司马南——中外古今历史上最残暴、邪恶政权的帮凶、太监,-个出卖了良知、灵魂的奸佞小人而已。毛厕洞大粪池中被千夫所指、万人便溺的、秦桧式 的跪像之一。'
大纪元网友
'妖孽就是妖孽,对于它们的所做所为,最好的回应就是不给其提供市场,当没有人听它胡扯的时候它还有兴趣到处骗人吗?到那时候它就自灭了。'
大纪元网友
'是到了该彻底揭露死马南真面目的时候了,太邪恶了,就是有这样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们的在邪党的支持下直接在破坏人们的良知、道德的底线。女 孩很有勇气,虽然言辞很充动,但目前中国人就是普遍缺乏这样的充动,对一些常识性的东西根本不动脑子,而被象死马南这样的家伙误导。'
大纪元网友
'如果有一天共匪说它的屎是香的,怎么着?是不是还得让我们百姓给吃了??你随便定一条就成为真理或者整治人的理由,这个世界是共匪的吗?是人民 的是地球上所有人类的,人类有人类普世的价值与理论,不是你定什么就是什么\r\n人家只不过是按你整人的逻辑所谓的为西方人工作,而你们80% 的干部子女在美国变成美国公民,住洋房开宝马,他们不过是"工作工作"而你们却是连祖宗都不想认的想当西方社会中的一分子,请问全体中国人:在中 国这是什么逻辑????\r\n'
大纪元网友
'我们先要弄清楚一个概念,司马南说陈光诚和艾未未他们为西方工作,可是,西方社会是全人类公认的民主,自由,法治,人权的国家。就算是为这种正 义的国家工作了,怎么么啦??然而,司马南却在为一个在国际上公认的超级大流氓--《-共产党国家》工作,而在这个国家中人民没有人权,自由,民 主,更没有法治,谁是谁非的认定还难吗??所以说中国人应该理直气壮地喊出来,他们就算是为西方工作也是光明的,正义的,而你为共匪工作才是下贱 的,无耻的,流氓的黑暗的工作,在中国有一个很流氓的逻辑:就是先由你共产党定一个理论例如:《为西方工作就是反革命》然后就用这个逻辑去杀死别 人,不让人说话,不让人思想,不让人反对你,他们随便定个理论百姓就得当真地去执行??这个破逻辑就成为人人都应该声讨的东西??你共匪先说西方 是坏的,然后再把反对你的人再往你这个流氓理论上一扣,共匪及五毛就成为合法的,合理的整治别的理由,请问:什么叫流氓?这种手法才是真正的流氓 政治,就叫作流氓集团权利,流氓政府,一个为流氓政府代言的人,大家说他是什么???如果有一天流氓定个逻辑说,所有的人都不能唱流行歌曲,那么 凡是唱流行歌曲的人就又成了反革命了?首先你定了一个流氓的理论再让人们去遵从,中国人我们已经这样被共匪搅乱逻辑六十多年了,我们还是用逻辑来 打倒共匪吧!!\r\n'

大纪元网友
'文昭好文!那个姑娘正是出于义愤,痛斥司马南无耻,本人非常敬佩!如此无耻无良的文人在大陆能够兴风作浪,足见共匪沦陷区早已成为礼崩乐坏、是 非不分、正义不障、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地区!正如诸葛亮所说,"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 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苍生涂炭。"'
大纪元网友
'司马南—— 一跳梁小丑而已!(鉴定完毕)'
大纪元网友
'司马南这个堕落的走狗!'
大纪元网友
'司马南:你活着还有啥意思?你知道有良知的中国人早把你甩到垃圾堆里了!'
大纪元网友
'只有共匪才把司马南当回事儿,但这也恰恰映射出共匪的愚蠢和可怜可悲可笑!尤其是近期,共匪在其控制的各种媒体上只要发表对某件事情的虚假宣 传,其结果一定是---大事丢大丑小事丢小丑。总之,共匪已经脑残到不可救药的地步了!'


【立里反对文昭支持《荀子》里关于孔子诛少正卯故事属实且应该的看法】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1/16/n3431778.htm%E6%96%87%E6%98%AD--%E5%AD%94%E5%AD%90%E5%A4%8D%E7%94%9F--%E5%BF%85%E8%AF%9B%E5%8F%B8%E9%A9%AC%E5%8D%97%EF%BC%81

文昭: 孔子复生 必诛司马南!

大纪元2011年11月16日讯】《荀子-宥坐篇》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孔子做鲁国的代理宰相,上朝听政才七天就诛杀了鲁国大夫少正卯。学生问孔 子为何这样做,孔子的回答是"人有恶者五,而盗窃不与焉:一曰心达而险,二曰行辟而坚,三曰言伪而辩,四曰记丑而博,五曰顺非而泽。此五者,有一 于人,则不得免于君子之诛,而少正卯兼有之。故居处足以聚徒成群,言谈足以饰邪营众,强足以反是独立,此小人之桀雄也,不可不诛也"。

翻译成白话就是:人有五种(严重的)罪恶行为,而盗窃不包括在里面:一是精明而用心险恶,二是行为邪僻而又顽固,三是说话虚伪却听起来很在理,四 是记述丑恶的东西而十分广博,五是顺从错误而又加以润色。这五种罪恶,在一个人身上只要有一种,君子主政就不得不诛之。而少正卯却同时具有这五种 罪恶。他居住下来就足够聚集门徒而成群结队,他的言谈足够用来掩饰邪恶而迷惑众人,他的刚强足够用来反对正确的东西而独立自主,这是小人中的为祸 尤甚者,不可不杀。

关于孔子杀少正卯的事是否真的存在?这在历史上是争论已久的一起学案。有人认为孔子确实做过,也有人认为凭言论治罪不是孔子的作风。春秋时代是人 治而非法治,孔子行为的依据是"先王之道"——儒家的伦理道德准则,笔者认为孔子确实有可能做过这件事。但是诛杀少正卯的依据应当是他的行为所造 成的后果,而不是他的言论或观点。如果是在一个文明、正义、且法治健全的社会,此等"五恶"俱全的人也很难不做出伤害他人、为祸社会的事,要免于 正义的刑责也很难。

"心达而险、行僻而坚、言伪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要在历史上找出一个同时符合这几条标准的人并不是一容易事,然而在现实中却有一个活例。 这就是被一些喉舌媒体称为"斗士"的司马南。

11月13日中国大陆的"四月网"主办了一次主题演讲,邀请司马南为演讲嘉宾,当进入提问环节后,一个戴墨镜的女网友直接走到司马南面前,对司马 南早前发表的关于陈光诚和艾未未的评论提出激烈批评。这位网名为"姑娘很生气"的女网友与司马南激烈论战的视频随后被发布在网络上,引起众多人关 注。

司马南随后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对艾未未事件评价说"我认为作为外国政要,在指责中国政府对一个公民行为不当的时候,应该用证据来证明,不能 仅仅因为艾未未曾经的作品和直接的政治行为,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行为,就认为艾未未的人权直接高于中国人民的人权。"

在评价陈光诚事件时他又说:"对这些事情我有一个政治判断,像陈光诚这样的一个人,他是被有一些唯恐中国不乱,希望中国出现动乱的组织培养的,他 个人可能浑然不觉,但是陈光诚是被作为'棋子'来使用的。"

我们来看司马南是如何的"言伪而辩"。当他要求外国人指责中共政府打压艾未未时要"用证据来证明",他对艾未未的指责却从来未给出证据,而只是把 他的臆想当成事实宣布给公众。在今年早些时候,在一段名为"四月青年会客厅"的视频访谈节目中,司马南说:"艾未未你小子可以脱裤子搞你的裸体艺 术,但是你那个政治是不靠谱的。更何况你拿着国外的钱干这种事,不明不白啊"。艾未未的母亲高锳女士随后要求司马南拿出证据,证明艾未未"拿着国 外的钱"搞政治,否则不排除以法律手段追求刑责,司马南至今未曾回应。

再说陈光诚,司马南称陈被一些组织所培养,请问"一些"是哪些,"培养"的目的是做什么?证据何在?此时司马南就顾左右言他,不像对外国人那样 "义正辞严"地要证据了,而是说"对这些事我有一个政治判断"。又请问你的判断依据是什么、分析过程是什么、事实来源是什么。如果所有这一切都不 具备,就坐在那里杜撰你的"政治判断",任何一个人一天都可以发明出100个判断出来。

司马南的"心达而险"、"言伪而辩"的另一个主要表现是他居然用民主和言论自由的原则为自己开脱:"作为网友你反对司马南的观点,甚至你看到司马 南你想反对他、你很讨厌他,这都是正常的,民主社会就应当允许每个人发表自己的想发表的意见,你拥有发表这种意见的权利,但是有个限度,就是你不 得诽谤和攻击别人"。

这话听起来也凿凿在理,但是问题是,司马南你要保护的是你说艾未未"拿外国人钱"、说陈光诚被境外组织所"培养"的权利;是要保护你信口雌黄、罗 织罪名陷害他人的"权利"。而别人揭露和反驳你的时候,你却要说别人侵犯了你的"言论自由"。判断言论自由和诽谤有一个界限,就是言论是否具体有 所指,是否涉及具体事实。你司马南如果骂艾未未是"三流艺术家",这个法律管不着你,因为这只涉及观点而不涉及事实。但你说艾未未拿了外国人的 钱,这就是涉及一个具体事实,如果人家没拿钱而你非说人家拿了,那就是捏造事实、诽谤他人了,这就构成了犯罪。"墨镜姑娘"情绪确实是激动,她也 确实骂你"装逼",不过她认为你"装逼"也好、混蛋也罢,只涉及她个人的观点,也属于言论自由;她要和你辩的却是艾未未和陈光诚是否做了你所说的 那些事,如何谈得上"诽谤"?司马南开口闭口也谈"权利",说的是准你捏造事实、诽谤他人,却不准别人要你解释(当然墨镜姑娘如果更理性地表达相 信会更有力),说严重点是要捍卫你自己犯法的"权利",天下有此种权利乎?

司马南的"心达而险"更表现在他选择说话的时机。当艾未未被拘禁后,关于他的一切正面报导被消音之时,司马南抛出艾未未"拿外国人的钱"搞政治的 言论,因为他知道此时政治势力已做出了打压决定,艾未未不可能有机会对等和他辩论。当他说陈光诚是被某些"希望中国出现动乱的组织"所"培养"的 时候,他也知道陈光诚正在被软禁中,不可能出来为自己辩解。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他说这些话是安全的,而且是站在"政治正确"的立场上,不会被人追 究的。而司马南正是靠这种"政治判断"一步步走到了今天,成为了一个"公众人物"。

司马南的"顺非而泽",即:明知错误却文过饰非,更表现在他的这些言论实际是在当局做出不义的行为、急需舆论的支持的时候,出来为主分忧,文过饰 非,同时把水搅混。理由是,他抨击艾未未的言论如此之多,却从来不敢正面评价艾未未所做的具体的事——调查川震遇难学生的名单。试问这个基于良知 的行为又有怎样的"政治动机",又跟何种"反华势力"有关?当他指陈光诚是被希望中国乱的组织所"培养"、被当作"棋子"来使用的时候,却不敢面 对一个基本事实,就是一个公民、一位残疾人怎么可能在没有被定罪的情况下却一直被剥夺人身自由,而且被剥夺了被人探望的权利?陈光诚被人当作"棋 子",难道就是被剥夺人身自由的理由吗?你司马南难道不是某些人手中的棋子吗,那又当如何?

司马南凭三寸不烂之舌构陷他人,诡辩滔滔为社会主义专制事业添砖加瓦,搅混舆论为当局侵犯人权的行为转移视线。并且奉行此等污行作为自己的进身之 道,坚持不懈,堪称"行僻而坚"——行为邪僻却又顽固坚持。

司马南固然生于当世,但只要是一个公正的社会,也必不免于君子之诛。只不过在法制社会,这个"诛"未必有杀头这么严重。首先,司马南对艾未未的 "拿外国人钱"的诬陷已构成了诽谤嫌疑,应当受到刑责追究。其次,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新闻传媒业、学术界应当有自律的规则、有道德操守,有自我净 化的能力。像司马南这样的并无学识,靠阿谀权势、充当打手的无良文人,早就该淘汰出局,从职业生命上"诛灭"之。不会有机会面对公众大放厥词,兴 风作浪。

可叹的是时逢乱世,国家层面没有公正的法律;各行业又普遍腐败,没有自我净化的机制,此等跳梁小丑才得以窜上前台,屡屡作怪。此时此刻,陈光诚被 拘、艾未未禁声,都不能为自己发声之时,"墨镜姑娘"冲冠一怒,当面驳斥司马南,何错之有?既然任何社会机制都不能实现公正,公民个人用自己的行 动去匡扶正义就是天赋权利,无可厚非。

司马南的行为正是孔子所说的大恶俱全。生于法治社会,则不能免于刑责、断送职业生命;生于人治的时代则不免于以身当诛。不论法治还是人治,只要这 个社会尚存正义,就容不得此等恶人恶行。

故而笔者断言,若今日孔子复生,必诛司马南!

美东时间: 2011-11-15 15:57:05 P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