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2月9日星期四

《人民日报》1950年2月4日 郭沫若: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外蒙古独立?

http://buteel.jimdo.com/%E5%90%8D%E4%BA%BA%E4%B8%8E%E5%AD%A6%E8%80%85%E8%AF%84%E8%AE%BA%E8%92%99%E5%8F%A4%E7%8B%AC%E7%AB%8B/
郭沫若: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外蒙古独立?
(《人民日报》1950年2月4日)

这些歪曲中的另一个例子是关于外蒙古的独立的。在这一点上我想多说几句。反动分子企图煽动某些中国人的大汉族主义的感情,反对外蒙古人民建立自主 的人民国家。但是请问。外蒙古附属于中国的时候,中国人对于外蒙古人民究竟给了些什么福利呢?难道不是某些中国的侵略主义者,派兵攻入外蒙古,在 政治经济方面压迫外蒙古人民,这才激起外蒙古人民脱离中国而独立的要求吗?我们自己在封建主义与帝国主义双重压迫之下差不多不能自保,难道一定要 强迫外蒙古人民跟着我们殉葬吗?我们在双重压迫之下,稍微有点觉悟的人便知道要求解放,难道外蒙古人民就不应该有点觉悟,不应该有解放的要求吗?

认真说,倒是外蒙古人民比我们争气些,比我们觉悟的早,比我们更清醒地能和社会主义地苏联做朋友,因而得到了帮助,而比我们早解放了。我们假如是 站在大公无私地立场,我们倒应该向外蒙古人民告罪、向外蒙古人民致敬、向外蒙古人民学习地。更那里有什么理由跟在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地后 面,来对苏联"愤慨"呢?再请问,由于外蒙古的独立,在苏联方面究竟得到了些什么呢?岂不是和我们一样,仅仅得到了一个邻邦?

问题应该是——外蒙古脱离了我们之后,外蒙古人民是不是更加幸福了?事实告诉我们,外蒙古人民是更加幸福了。前几年国民党政府派到库仑去监视公民 投票的一位姓包的,事毕回重庆,曾经在报上发过谈话。"库仑街头差不多每家人家都有了无线电。"这是中国国民党说的话,而且是有报可查的。在得到 解放之后,外蒙古人民的生活和生产不是都已经充分地提高了吗?

人民中国和人民蒙古今后应该是亲密的兄弟,我们不能够固执着那种宗主和藩属的落后观念了。那是丝毫也不足引为光荣的!

今年四月,我们中国代表团到欧洲去,在捷克的布拉格参加拥护世界和平大会的时候, 外蒙古代表团的团长齐登巴而先生,曾经为我们革命战争的辉煌胜利向我们致敬。他说:"日本帝国主义在远东称霸的时候,蒙古人民是寝息不安的,今天民主中国 做了东方的盟主,我们蒙古人民就可以放心了。"

请看看蒙古朋友们的这种坦白的风度吧。难道我们不应该有同样坦白的气概吗?

以上文字摘自郭沫若《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四周年纪念日在北京新华广播电台对全国的广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