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2月10日星期五

满清,一个最该诅咒的朝代

http://buteel.jimdo.com/%E4%B8%AD%E5%9B%BD%E6%84%A4%E9%9D%92%E8%B0%A9%E9%AA%82%E9%82%BB%E5%9B%BD%E4%B8%8E%E5%BC%82%E6%97%8F%E7%9A%84%E7%BD%91%E6%96%87/%E6%BB%A1%E6%B8%85-%E4%B8%80%E4%B8%AA%E6%9C%80%E8%AF%A5%E8%AF%85%E5%92%92%E7%9A%84%E6%9C%9D%E4%BB%A3/
满清:一个最该诅咒的朝代

这是一个怪异的朝代,一个蛮骑,十三付铠甲,在一个大时代的混乱缝隙中硬生生地把身前比自己庞大数十倍的无上皇朝推翻在地。
 
在 击败汉族天下的大明之前,清朝首先击败并征服了蒙古,这同样是一个历史的奇迹,比他强大的西藏和朝鲜最终的臣服,证明了这个蛮夷民族的武功。但是 奇怪的 是,蒙古和西藏却是满清最为依仗和看重的,满清的头目不惜因此降低自己的萨满教地位,而凭借藏传佛教来羁縻蒙古和西藏的王尊贵族,征服过程中,他 们没有对 汉族和朝鲜这样更为先进的儒教政权有任何的耐心与宽容,但是却表现了最大的善意和逢迎给蒙古与西藏。
 
你 可以在北京看到雍和宫,那里的香火至今鼎盛,喇嘛白胖衣着光鲜,而隔街的国子监里,孔夫子又是何等的清寒。再想想承德,那里是清朝各头目为防蒙古 王公觐见 时的顾虑(防进京染天花)以及表达对西藏达赖的尊崇而修建的避暑行宫,更恰当的形容,是满族头目和蒙藏头目的联谊场所,金碧辉煌,殿宇参天,你是 不可能看 到他们曾经哪怕是用百分之一的精力和诚心优待汉族士人的,即便是比明朝更早被他们征服的朝鲜,也一样不能够在满族那里得到多少礼遇。
 
同时,蒙古贵族可以封亲王、贝子、贝勒,汉人呢?吴三桂耿精忠尚可喜那一类,最终注定要把王号注销而且居功至伟也一样逃不掉兔尽狗烹的下场,还被 满清官史抹得臭不可闻。即便是功劳如曾国藩李鸿章,满清也是狐疑猜忌,名号上他们还不及养马的蒙古王公。
 
为什么这样?
 
假 如用人来打比方,满清好比是好勇斗狠的小流氓,先打败了同样打架为生的蒙古,又逼得跟着秀才(明)的书童(朝鲜)就了范,最终趁着秀才家里起火终 于夺了秀 才的大宅院,堂而皇之地搬进去,那么此时的他,最好的帮衬和伙计,自然就是道性相近的蒙古,而秀才的书童和家人,他们打心眼里是瞧不起的。
 
明朝是遭了报应的,但是很不幸,这个报应落在了整个中国的命运中,我们从此被这个愚顽却又奸诈的满清统治集团,窝窝囊囊地委曲求全了二百七十年, 什么都耽搁了,整个民族被耽搁了。
 
这个报应,就是对民族知识阶层的凶残和无良的报应。
 
我 们难以忘记整个古代历史中汉族政权的最后一个皇帝是在怎样的凄惨中仓皇地死去……没有文臣为他殉死,没有卫士对他示忠,没有人告诉他其实故宫里还 有七百万 的藏银……只有个王姓太监陪着他孤苦地从景山远眺紫禁城的硝烟,农民无产者朱元璋的系列统治者,残杀儒生,虐待大臣,特务制度风行,整个文官体制 用无效率 和背叛、无能给予了这个汉族管理集团最恰当的回报。
 
满清统治者是那么地清醒,他们看到了问题所在,要想在中国有一个坚定而凝固的统治中坚,对知识阶层的处置和对亿万农业从业者的安置是统治成功与否 的关键所在。
 
先写这么多,稍后待续,之所以说说明清话题,是因为最近读过几本书,或明或暗地夸赞、同情、怜惜满清的人越发多了,我觉得这是危险的事情,满清这 个朝代,是中国历史上最该诅咒的一个暗黑王朝,对它,该多多地揭露批判,而不是相反。
 
满族政权先后设立了四块禁区,严禁一切汉民迁移耕作,其中包括关东三省,台湾,新疆和绥远、察哈尔。
 
为什么这么做?因为这个骨子里落后愚蛮的统治集团,从本质上讲,直到20世纪之前,在本质上,其实都还是一个部族政权。关东三省从秦以来,就是大 中华的一部(秦长城的东端直到大同江),一个崛起于长白的小部落,心底里总还是摆脱不了"外来政权"的阴影,所以始终把一大片的中华领土留做自己 的退路和"后院"; 至于台湾,那是因为明的残余在郑氏退出政治舞台后依然时有复燃,管理难度过大;新疆,那是因为那里水土丰美,物产富饶,满洲人立意要将那里留做未 来满洲后 人的拓展之地,所以不许汉族前往;而绥远和察哈尔的禁区的设立,则是为了在蒙古和汉人之间,划分出一条隔离地带,因为汉蒙无论是融合还是摩擦,都 对满族统 治不利。
 
以上的做法,其实验证了上面说到的事实:满清政权是历史上私心最重气度最窄,同时也是本质最落后的部族政权。
 
这 样做法造成的事实是,中国人不再将一些地带看作是中国了,当时中国人的看法是,所谓中国只是本部十八省,以至于当阿古柏的浩罕国在沙俄帮助下侵夺 新疆时, 连李鸿章这样见识的大员都认为"地非枢干,割亦何妨",好在左宗棠力主武力解决,收回新疆,抚平甘肃回部叛乱之后,禁区的大门才算微微开启,汉人 可以向玉 门以西迁移了。
 
无 论台湾还是西域之新疆,或者白山黑水,那都是自秦以降,历朝汉族政权势力所及,但是从满清开始,这些地域的发展停顿了,甚至可以用荒凉来界定;汉 唐自不必 说,即便是明朝,自成祖始,放弃哈密以西,但是汉族文明和西域的交流从未中断,贡奉关系作为一种特殊的国家关系,始终确保着文明间的沟通和交往, 保护着各 自的发展步伐,滑稽的是,在满清表面的大一统下,这种发展反而停滞不前了,何其荒诞,满清的愚顽和促狭可见一斑。
 
历史当然不是由某些个别人物来推动的,但是历史人物往往会作为历史的偶然因素深刻地影响大趋势的走向。
 
老外评价满清政权说:满洲人出乎意料地顺利接手中国统治权,他们发现了汉族文明令人震惊的先进程度,因而他们没有任何求变的思想,他们把原有的中 国文明"放在了透明的玻璃瓶中""任其发酵直到腐烂。"
 
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恰恰体现了某些特殊个体可能对一个庞大文明所能起到的特殊作用。
 
总结起来,他们从三方面最大限度地拓展他们的私心和部族空间。
 
首先,如前所说,拉拢蒙藏,结伙挟制汉族为主的原华夏文明。
 
其次,对最可能对他们的统治构成威胁的士族即读书人的阶层,以骇人听闻的方式予以拉拢打压和残杀。
 
文字狱就是由这几位被近来的人们捧为"大帝"的家伙们推向颠峰的,中国文人的骨气自此被打击得销声匿迹,中国的脊梁软瘫了。
 
回 想起在永乐面前"诛我十族又怎样"的硬脖子方孝孺;正德皇帝棒杀苦谏不断的大臣和万历年间不依不饶地和皇帝搞"大礼议"的众多文臣,中国坚守儒道 风范的硬 骨文人,到了满清基本算是绝种了……为文字狱举例是多此一举的,只要看看这道满清政权造成的让人不寒而栗的创举对时至今日的影响就可以感受到他们 罪孽的深 重……我们的民族的脊梁,正是在这个朝代里,彻底地垮下去了。
 
清代比以往朝代更决绝的做法是用法规堵住读书人的嘴:在各府学县学都设立明伦堂,堂前依法必定要立一块卧碑,镌刻三道禁令:
 
一、生员不得言事。
 
二、不得立盟结社。
 
三、不得刊刻文字。
 
在世界的另一边呢?和雍正、乾隆同时代的西方,知识分子正在向争取结社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方向努力进发,活版印刷日益改进,羊皮书已经变 成古董,知识、思想的共享和碰撞,正在成为工业文明爆发的前奏。
 
在 满清之前的明朝呢?生员也可以直接上书皇帝(即便是严词批判皇帝也往往拿他没法,因为怕他们"沽直取名"),御史谏官可以让权相张居正也要跑到他 家里"握 手泣告",虽然那一样是一个特务横行的黑暗时代,但是那一点点的火光,到了满清几位"明君"手里,也就彻彻底底地湮没了,又岂止是湮没?简直就是 大踏步地 后退,直退向我们这个民族不愿见到的彻底的黑暗中去。
 
打压之外是拉拢,满清统治者满怀惊喜地重新发现了科举的魅力,也正是在清代,中国的知识阶层彻底沦为皓首穷经的无用废物,社会的推动转而交由暴力 阶层来完成,这种情形一直延续和影响到什么时候,我们都明白。
 
每当看到阎先生滔滔不绝地在百家论坛上讲述清朝十二帝的功过得失,心里总有莫名的悲哀:直到今天,我们依然不能从骨子里抹掉"皇帝历史学",我们 的民族在经历满清统治之后,270年的亡国史我们已经彻底淡忘,我们的民族曾经死去了270年,我们却都遗忘了。
 
上 一篇写完后,有网友评论说我是"北大计算机系一打杂的",姓林,还承蒙他给我了个"流氓"的称号,呵呵,真是搞笑,我什么时候攻击过"人大代表" 啦?还有 人说我是在破坏民族团结……帽子好多啊,我倒是想说,这样的毛病我们肯定不陌生,最早的根源可能是在朱元璋,但最大的病因肯定是在那个最该诅咒的 朝代:满 清。
 
我们对待历史的态度,总是太和气了,一团和气,满篇和气,但是,至少对于这个落后愚顽,给我们的民族留下太多弊症的差劲朝代,我还是坚定地认为: 它是欠骂的。
 
但是,我会学习李敖,用证据去骂,骂得那些遗老遗少理屈词穷。
 
金圣叹临被砍头的时候,留下句千古名言,他要人告诉自己的子侄自己的惊世发现:
 
"花生米与豆干同嚼,有火腿味。"
 
这个文坛狂人就是死于违反顺治5年的卧碑禁令,他用一句亘古未有的荒唐遗言为那个荒悖野蛮的荒唐朝代作了最好的注脚。
 
满清最该自豪的,就是他们成功地堵住了我们这个民族的嘴。以至于他们的统治早已消亡许久之后,我们依然需要我们的精英带头呐喊,我们忙不迭地用形 形色色的意识形态来填充,来招摇,我们曾经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集体失语。
 
满清以一种最为怪异的方式替代了朱明汉政权,(吴三桂在冲进北京城时还自信满满地宣称:京城犹是朱家天下~可 为历史一笑;而满清也是历史各朝异族政权中对汉奸用得最好,用得最狠的一个,南明最后一位朱姓天子就是平西王从缅甸抓回来处死的,甚至武穆后人岳 钟琪居然 也是八旗大将军)在满清终于建立正朔后,所有的汉奸都已经不再是汉奸,这样的招法如此恶毒,就如同一把匕首,削去了汉民族作为失败者仅存的一点点 尊严与伦 理,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忘却了我们如何背弃了民族的道义,如何改装了我们的衣衫,如何变换了我们的发式,如何抛掉了我们的良知。

 

近三百年后,倭寇血刃而至的时候,我们 的民族居然有那样多的分歧关于是否该拔刀相向,居然有那么多的子民跑去"共荣",我们这个"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血性民族,那份刚勇骨气和自 信,已经在三百年前,被满清的铁蹄,践踏成了一地碎屑。

 

钱穆先生把制度之外的统治手段和政治技 巧称为"法术",满清恰恰是个抄袭制度却又擅长法术的统治行家,(从范文程到曾国藩,汉文人确也居功至伟)除了怀柔伙同蒙藏,打压残虐士人, 满清的第三大招数是抚民。

 

讨好老百姓是最有利统治稳定的,如"抚 民"与"愚民"同吃,又何尝没有火腿美味?!在依托武力(关于满清依托军事暴力的问题后文再说)终于使得"留发不留头"的风波渐渐平息的时 候,康熙老皇帝已经执政50年了,在这一年里,中国的全国人口经统计是2462万口,于是老头大笔一挥,下了御诏从此永远不加丁赋,此后许多 康乾的崇拜者为这几位"爷"的所谓仁政大加奉扬,但是这真的是统治者的仁心体现吗?

 

唐 代两税法就已经把人口税摊进了地租,但是后来政局所迫,又没信用地逼着农民照常服差役,王安石之后提出可以缴钱免役,直到张居正在万历年间推 行"一条鞭 法",于是在累加数次后又一次把差役并入了地租。满清承继明朝旧制,惟独在地租之外假装糊涂地又加上了差役:历朝统治者是怎样折腾百姓农民 的,从税法上可 以看出大概了吧?

 

然后到了康熙50年,居然就堂而皇之地 把这样大的一个人情卖给国人:皇上宅心仁厚,丁赋不再追加(请注意,是不再追加)……真是占了便宜还卖乖!当然百姓也没那么傻,到了乾隆晚 期,白莲教匪已经是如火如荼了。

 

所 谓"康乾盛世"间,中国的人口实现了爆炸性增长,原因一在于"灰色人口"的落实,原因二在于战乱结束,百废待兴,原因三在于番薯、马铃薯等高 产农作物的日 益普及,在一个纯粹的农业大国中,没有战乱,耕地相对充足,新的农业作物品种的普及,就足以造成人口的高度增长,但是如西方学者所说,"工业 革命之前的人 口爆炸,无异自我毁灭。"这样的增长很快就导致了恶性后果:资源紧张、土地兼并严重,阶级矛盾锐化,腐败盛行,个中滋味,我们的乾隆大帝自称 "十全",他 没有体会,跟在"盛世"之后的嘉庆、道光们,陷足于无休止的社会纷乱,痛苦不堪。

 

没有任何制度创新的所谓"盛世"有着怎 样的后来,我们从此有了一个最好的范例。乾隆末年随着英国使团来华单腿跪地拜见老皇帝的12岁少年,带着乾隆的钦赐香囊回去了,下次来的时 候,他带给这位老皇帝的后人的,是打响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炮舰。

 

我对清朝的恶感是自小就有的,那时对我 影响最深的是范文澜的近代史,直到现在我也很欣赏早期香港武打片里对清廷的否定(反面角色都被指责为"你这个清廷的鹰犬~!")从《雍正王 朝》开始,好象港产恐怖片里一跳一跳的僵尸,越来越多满清的东西开始复活了,只不过有时候并没有顶带花翎和马蹄袖……就有了说一说的冲动,有 感而发,心之所至,随手拈来,比不得正规的学术论文,只是一个我自己有着较强意愿的兴趣话题,感谢各位善意网友的评论和点评(尤其平林漠漠网 友)我也开了个辩论,希望能见到更多朋友指摘斧正。

 

其实满清该被诅咒的,最主要的就在于它 对于皇权的畸形改造和对于我们民族性格的致命变形,后面的篇幅里还会再多说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