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2月10日星期五

毛泽东和中共鼓吹蒙古独立

http://buteel.jimdo.com/%E5%90%8D%E4%BA%BA%E4%B8%8E%E5%AD%A6%E8%80%85%E8%AF%84%E8%AE%BA%E8%92%99%E5%8F%A4%E7%8B%AC%E7%AB%8B/%E6%AF%9B%E6%B3%BD%E4%B8%9C/

毛泽东接受蒙古驻华大使贾尔卡赛汗呈递国书时的答词 (一九五〇年七月三日)

  大使先生: 我很高兴地接受贵大使呈递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小呼拉尔主席团的国书,并感谢贵大使的热忱祝贺。 中蒙两国人民之间原已存在有密切的关系,数十年来,由于帝国主义和中国反动统治的挑拨离间,隔断了彼此间的来往。蒙古人民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不 但早已脱离了中国的反动统治,建立了真正的人民民主国家,而且正朝着经济、文化建设的发展道路前进,中国人民衷心地为蒙古人民的 这一成就庆贺。现在,中国人民革命已基本胜利了,中蒙两国的外交关系业已建立,我相信,这不但将使贵我两国人民间的友谊更加发展与巩固,而且 将有助于亚洲及世界的持久和平。

  我热烈地欢迎阁下出任蒙古人民共和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特命全权大使,并愿对贵大使加强两国合作的工作,予以协助。谨祝贵国国家繁荣, 人民兴旺,并祝贵国元首健康。

  根据一九五〇年七月四日《人民日报》刊印。


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对内蒙古人民宣言(三五宣言)

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对内蒙古人民宣言(1935年12月20日)
 
    亲爱的内蒙古全体民众们!现在我们是处在全世界大变动的关头。你们还是甘受日本帝国主义及中国军阀的宰割,作他们的炮灰而趋灭亡;还 是乘机奋起,努力图强,以争得至尊的蒙古民族在全世界民族中享有完全平等的地位?二者必居其一,望速择之。野心勃勃、凶焰逼人的日本帝国主 义,欲占领全中国,必先占领满蒙,欲称霸于全世界,必先占领全中国,这个野蛮计划,现在已逐步实现,首受其害者,为东三省、华北五省的民众和 内蒙古的整个民族。狡猾卑鄙、口蜜腹剑的日本强盗,正在用各种欺骗手段,假借《大蒙古主义》,来达到占领蒙古的整个土地财富,奴役整个内蒙古 人民的目的,它准备把你们的土地作战场,人民当炮灰,以达到它进攻中国苏维埃人民共和国,进攻外蒙古人民共和国及苏联,并最后消灭蒙古民族的 目的。不信,请看朝鲜、台湾、东三省的人民,不能用自己的语言文字,不能有居住、行动、耕种、牧畜的种种自由,一切政治经济的权限,完全操在 日本倭奴之手。再看日本帝国主义者在察哈尔的军事布防与军事设备,及兴安总署与其他的一切阴谋,便可以了然内蒙古民族达到了空前未有的危机。 何况还有恬不知耻以蒋介石为首的中国军阀,不独自命为宗主国,更进而把内蒙古整个的区域划为行省,驱逐蒙古民族于黄河以南,阴山以北,更时常 指使井岳秀、高石秀等小军阀,不断的占蒙古民族的牧地、盐池,企图逐渐消灭蒙古民族,作日本帝国主义的清道夫,加速内蒙古民族之灭亡。
 
   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与所有的英勇红军,在数年来的英勇战斗,无数次的给日本帝国主义与蒋介石军阀以严重的打击。中国红军已经成为 不可战胜的力 量。特别是英勇的中央红军,经过二万五千里的长征,突破了全世界的行军记录,胜利的达到了北上抗日预定的计划。中国红军战斗的目的,不仅是把 全中华民族从 帝国主义与军阀的压迫之下解放出来,同样的要为解放其他的弱小民族而斗争,首先就是要帮助解决内蒙古民族的问题。我们认为只有我们同内蒙古民 族共同奋斗,才能很快的打倒我们共同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及蒋介石;同时相信,内蒙古民族只有与我们共同战斗,才能保存成吉思汗时代的光荣, 避免民族的灭亡,走上民族复兴的道路,而获得如土耳其、波兰、乌克兰、高加索等民族一样的独立与自由。因此,本政府向你们宣言:
 
    (一)认为原来内蒙六盟,二十四部,四十九旗,察哈尔土默特二部,及宁夏三特旗之全域,无论是已改县治或为草地,均应归还内蒙 人民,作为内蒙古民族之领土,取消热、察、绥三行省之名称与实际行政组织,其他任何民族不得占领或借辞剥夺内蒙古民族之土 地。
 
    (二)我们认为内蒙古人民自己才有权利解决自己内部的一切问题,谁也没有权利用暴力去干涉内蒙古民族的生活习惯、宗教 道德以及其他的一切权利。同时,内蒙古民族可以从心所欲的组织起来,它有权按自主的原则,组织自己的生活,建立自己的政府,有权与其他 的民族结成联邦的关系,也有权完全分离起来。总之,民族是至尊的,同时,一切民族都是平等的
 
   (三)凡是内蒙古区域的汉、回、藏、满等民族,应根据民族平等的原则,发展民主主义,使这些民族与 蒙古人民受同等的待遇,并有应用自己的语言文字及信仰与居住等的自由。
 
    (四)首先将井岳秀所占领的把兔湾,与高石秀所占的区域及两个盐池,交还内蒙人民,并将长城附近,如宁条梁、安边、定边等地划为商业 区域,以发展你我双方间的贸易。
 
    (五)我们的工农红军游击队或其他的武装队伍,绝对没有向草地进攻的企图,但你们亦不要允许中国军阀或日本帝国主义的军队,经过草地 来向我们进攻,来加速你们自己的灭亡。我们愿意彼此缔结攻守同盟去打倒我们共同的敌人。
 
    总之,只要你们真认识到蒙古民族解放的必要,不愿做亡国奴,有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与蒋介石等中国军阀的决心,那不管你们的领导者是王公 贵族或平民,我们都可以给你们以善意的实力的援助。蒙古民族素以饶勇善战见称于世,我们相信你们若一旦自觉的组织起来,进行民族革命战 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与中国军阀于内蒙古领域以外,则谁敢谓成吉思汗之子孙为可欺也。请为熟思,并望互派代表以建伟业,则不胜幸 甚!谨此宣言。
 
     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
     主席 毛泽东
 

杨奎松:一段历史,1920年代孙中山与弹劾共党案

知道孙中山内心的信念与愿望,就不难了解他在面对愈演愈烈的国共两党纠纷时为何会采取调和的立场了。事实上,无论是鲍罗廷,还是陈独秀,也越来越 清楚地注意到孙中山其实并非他们所认为的那种左派。随着各地国共两党之间的组织人事纠纷越来越多,特别是5月31日苏联外交全权代表加拉罕不顾国 民党人的一再抗议,坚持与北京政府正式签订《中俄解决悬案大纲》,相互承认对方为合法政府之后,鲍罗廷更明显地看出孙中山与共产党人距离之大。因 为,无论是就苏联政府正式承认北京政府的问题,还是就苏联与北京政府围绕外蒙古地位问题的讨论,国共两党所表现出来的态度都完全相反。中共当时基 本上以苏联的立场为立场,支持苏联承认北京政府为中国的中央政府,认为外蒙古人民有实行民族自决的权利;而国民党人却多半持激烈的批评态度,强烈 不满苏联一面支持广州政府,一面却承认北京政府为中国的中央政府,不满苏联继续在外蒙古驻兵和享有特权,更不要说允许蒙古人民自治或自决了。

一组电报,1940年代



斯大林与毛泽东关于外蒙古问题的电报 资料(1945年)

——摘自人民出版社82年版《斯大林年 谱》及79年版《斯大林文集》


6月18日

化名达维卡夫,致电中共中央及毛泽东, 告之中共,苏联近期将对日宣战,要求中共做好军队的休整。同时表示,苏联政府正式邀请重庆政府就对日作战、战后蒙古地区问题举行高级别会谈。


7月1日

电贺中共建党纪念日。通报6月30日与 重庆政府代表宋子文的接触情况。表示,依据雅尔塔协约,要求承认蒙古独立,借此保护苏联的远东利益


7月7日

设宴招待乔巴山一行。斯大林介绍了2日 下午与宋子文进行正式会谈的内容及6日中共的回电。回电中表示,"感谢苏联党的贺电。支持苏联党和斯大林同志对战后中国国内问 题的建议,支持苏联党和斯大林同志关于外蒙古战后地位问题的看法,支持蒙古党和人民要求摆脱大汉族反动统治、寻求民族独立的正当要求, 支持蒙古人民革命党和蒙古人民共和国参加战后组织的正当要求"。


8月13日

化名达维卡夫,致电中共中央及毛泽东, 告之中共,应中国国内由重庆政府背后支持的反蒙古独立现状运动,组织反运动,揭露重庆国民党政府大汉族主义反动本质, 迫使国民党方面同意该意见,有利响应苏联与重庆政府正式签约。


8月19日

回电中共中央,对16日祝贺日本无条件 投降的贺电表示感谢。同意中国党对蒙古问题的建议,要求作好战后对占领区附近地区及东北地区接收的准备。16日中共中 央致电苏联党和政府,祝贺对日作战胜利、日本无条件投降,建议加速蒙古采取正式行动的速度




发表评论